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第二十三章节 出发

【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第二十三章节 出发】
看到贾琏落寞的走了,王凯呵呵一笑,关好门之后一边摇着扇子,一边回到客厅刚坐下,花想容就掀开卧室的帘子走了出来,轻声的问道。
“琏二爷走了,”
“走了,你没看走的时候那种神情呢,落寞的不行,王熙凤把琏二爷管的实在是太严了。”
“这么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他男人贾琏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坏处就是夫妻两个离心离德了,王熙凤早晚有他哭的那一天。”
一看到王凯正在装烟袋锅,花想容赶紧走上来,扒开火折子吹着给王凯点上也点头说道。
“我也是这么感觉,凤嫂子什么都不错就是太泼辣了,你说一句话有10句话等着你呢,你说这样一来两口子过日子能不闹别扭吗。”
王凯不想过多介入贾琏和王熙凤的事情,呵呵一笑没吱声,看着花想容说道。
“我说媳妇儿,你给我往钱袋子里面装了多少啊?”
花想容坐在王凯的身边,一边给他倒茶,一边说道。“没有多少,20两金子,100两银子。”x www.x m.x
王凯一听到这话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看着花相容说道。“我说媳妇儿你是不是傻了?你听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呀,我是去赌钱。”
没想到花想容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王凯的眼睛说道。“我耳朵又没出毛病,我怎么没听明白你说的话呀,我知道你去赌钱,男人嘛吃喝嫖赌不很正常吗。”
“而我的丈夫我还不了解吗?干什么都有个度,和那些富家公子在一起绝对不会吃亏的,所以我多给你带了点。”
你看花想容说的这话多强大,男人们吃喝嫖赌很正常,这一句话就把王凯给整没电了。
看到自己这么大方的老婆王凯直摇头,难怪贾琏走的时候那么落寞,王熙凤要是有自家袭人一半的好,贾琏也不至于和王熙凤离心离德。
王凯感慨万千的把烟袋锅,敲在痰盂儿里面像花想容招招招手,这丫头非常顺从的依偎在王凯的怀里,王凯抱着花想容亲了这丫头一口哭笑不得的说道。
“你这丫头倒是心大,你不怕我把这得加点输干净啊,你不怕我在外面玩着玩着给你耍回来一个二房啊。”
花想容抱着王凯的脖子黑黑一笑的说道。“我不怕,我男人是什么样要强的性格我能不知道?那是绝对不会吃亏的,有二房怎么了?能够帮助我为老王家开枝散叶,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着这话,落寞的一低头不吱声了,王凯一看到怀里面的媳妇不对劲,就赶紧安慰说的。
“怎么了?”
花想容秋红满面蜘蛛乌了半天,这才小声的说道。
“我身上来了。”
一说完这句话,花想容眼泪在眼圈转悠,扑到王凯的怀里面低声抽泣了起来,倒是把王凯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哭笑不得的拍着他的后背说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你这丫头急什么呀?咱们刚刚结婚没有孩子很正常,以后多生几个不就完了吗?不哭了不哭了。”
通过王凯的安慰劝解花想容这才好一点,从王凯的怀里下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呢,晚上又要出去玩,赶紧回房间睡一觉,养足精神好对付那些富家少爷。”
王凯哈哈一笑,从椅子上站起来,背着手一边往卧室的方向走,一边得意洋洋的说道。
“媳妇儿你听好了,今天你男人把这话撂在这,你给我拿了20两黄金,100两银子,今天一晚上你男人给你弄10倍回来。”
“到时候你男人带着你到胭脂斋买最好的胭脂水粉,到广德金楼给你买最好的头面首饰。”
一看到自家男人王凯这么自信花相容一边笑一边说道。“好好好,我等着,快回去睡觉吧。”
王凯摆了摆手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睡了个午觉,而花想容呢把王凯最体面的长袍衣服准备了出来。
又往王凯的烟盒包里面装了一些茶树烟,又把王凯点烟用的火折子重新更换火心儿。弄完这些之后又回到后院放草料的仓库给马添上草料,撒上一把玉米,一边摸着马的额头,一边笑呵呵的说道。
“马儿啊,马儿你多吃点,过几天可就是集市的日子了,到时候有你忙的。”
贾敬赏给王凯的这匹马政治壮年经过正规的训马师调教,特别的聪明,让停就停,让拐就拐。
而且还非常的温顺,一看到女主人给自己添玉米豆,吃的可开心了,一边吃一边还哼哼回应着女主人花相容的话。
时间真的是很快的来到了下午,吃完晚饭之后,王凯坐在客厅抽烟喝茶等待着天色,刚一擦黑就听到了敲门声,王凯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身边的花相容说道。
“我走之后,你要把前门后门插严实了,加的时候会敲三长一短4声门你要听到这样的敲门声,证明我回来了,如果不是你千万别开门。”
花想容一边送王凯往出走一边无奈的说道。“我的大老爷呀,我又不是小丫头了,周围都是邻居,大声喊一嗓子都得出来百八十号谁敢在荣国府的后街行凶啊。”
“我会插好门户,你高高兴兴的去玩儿,我在家休息,给你准备洗澡水,这总可以了吧。”
本来王凯还想临别的时候亲一个,可是没想到花相容不干,愣是把王凯从门里面推了出来。
然后咣当一声关上自家的正门,坐在马车上的琏二爷看到王凯的样子,呵呵呵一个劲儿的奸笑。
王凯看到贾琏挤眉弄眼的样子就不满的哼了一声,一边往马车上爬,一边说道。
“呵呵,没有想到荣国府的琏二爷居然有偷窥的癖好,你也不怕长针眼。”
贾琏哈哈大笑的说道。“长不长针眼我不知道,可是我看到了有人居然想香自己老婆一口,居然给硬推出来了,你小子也算是头一份了。”x 电脑端:
两个人说说笑笑坐在马车里面,有琏二的小厮赶着车,出胡同奔正街走,两个人坐在马车上贾琏开始向王凯介绍,今天参加赌局聚会的都有哪家的公子,哪家的少爷。
身份最高的就要数贾琏了,另外还有贾琏的大舅子,王熙凤的哥哥王仁,治国公马奎的孙子马安民。剩下的都是一些买卖商家的有钱公子,大家凑足了十几个人在万金赌坊2楼开了赌局。
因为玩儿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官宦人家的少爷哪一个差钱啊,所以玩的比较大,就比如说玩色子吧,一局少说也得有个十两五两的,一宿输个千八百两很正常。
但是这群参加赌局的年轻人最大的也只不过是贾琏十几岁而已,最小的也只有八九岁,所以大家身上并没有太多的零花钱,所以一二百两银子,玩一玩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