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第二十二章节 诱惑

【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第二十二章节 诱惑】
贾琏是荣国府的继承人,现在结了婚了,把荣国府承担俗世的任务挑了起来,迎来送往管理下人,那都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办事越发老练圆滑。
贾琏从小就锦衣玉食,什么好东西他没吃过,别的菜都还好说,可是一盘炒疙瘩居然把荣国府的大少爷贾琏的胃给抓住了。
刚开始吃的时候贾琏不懂的这一块一块既像肉又不像肉的东西,上面裹满了酱汁是什么闻起来挺香可是不敢动,不敢吃。
可是一看到王凯毫不犹豫的夹起一块来咬在嘴里面嘎吱嘎吱直响,吃的那叫一个香,让贾琏产生了兴趣,也加了一小块放在嘴里,一吃好家伙。
这块状的东西上面裹着一层鲜甜的酱汁,酱汁一到嘴里面,先打开了你的味蕾。酱汁扩散之后,那个块状东西表面就出现了一层酥脆。
出现了一层酥脆咬起来特别的香,就知道这个东西是用油炸成的,炸的东西都比较香,轻轻的咬了一口,你就可以听到口腔传来了嘎吱嘎吱咀嚼声特别的悦耳。
把这块块状的东西咬开之后,里面居然非常的鲜嫩,而且还有味道,味道层次分明。
先是咸后是甜,然后就是香,贾琏一边吃一边看着王凯,皱着眉头的,指着这一盘子块状的东西说道。
“我说凯爷,我贾琏不能说吃遍天下,但是我不知道的美食还真没有,这东西是什么呀。”
王凯一看到贾琏这么问,呵呵一笑得意洋洋的晃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说出来不就没意思了吗你不是吃了吗你告诉我他是什么”
贾琏摇了摇头,懊恼的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嘛,我吃是吃了,但是我没吃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应该是炸完了再炒,可是我吃到嘴里面不像肉,但却有肉的香味儿,也不像芋头啊,因为芋头没有这个筋道。”
王凯一看到贾琏,实在是搞不清楚这盘是什么东西,哈哈一笑,得意洋洋的说道。
“别看你是荣国府的大少爷,山珍海味你吃了个便,这道美食你在别的地方你都找不到。”
贾琏一看到王凯拽来拽去嚣张的不得了,就一阵懊恼,把筷子往自己池碟上一放,抱着膀子看着王凯,恶狠狠的说道。
“我说你有没有完没完了,什么东西你倒是快说呀。”
王凯哈哈一笑的说道。“这个东西叫炒疙瘩,是一种平民美食,就是用面调味然后炸成的小丸子再用调料汁儿裹上完成的美食。”
贾琏一听到这话不可置信的摇头说道。“不可能炒疙瘩,这东西我又不是没吃过,没有这个味儿,也没有这么香。”
看到贾琏反驳王凯这才说到。“你吃的那种炒疙瘩,只不过是大众化食品,外面几个铜钱就一碗。”
“而我这个炒疙瘩可是家传的手艺,传到我媳妇儿想容这一代已经是第4代人了,祖传的手艺能差得了吗”
贾琏一听到这话眼睛都直了,接下来王凯开始向贾琏介绍,别看自己媳妇的娘家老花家是普通百姓,但是一手炒疙瘩的绝技绝对能比得上御厨。
正所谓世事通样样松,一招鲜吃遍天,样样都能拿得起来的看起来挺威风,挺有能力的。可是你让他专攻某一样和人家专业人士一比较而言,差距立刻就显现了出来。
而一招鲜吃遍天可就不一样了,他把这一招研究的绝了,我就靠这一招闯天下,把这一招吃透了谁也学不了,谁也完不成我就能吃一碗饭。
花大娘这一手炒疙瘩,的确是祖传的手艺,就连调制炒疙瘩的调料都是秘而不宣的。可奇怪就奇怪,在这花大娘这样的手艺是继承他母亲的,他母亲继承外祖母的。
也就是说老花家这一手炒疙瘩的绝技,只传女不传男,花想容要不是花大娘的女儿根本就不可能把这手祖传绝技炒疙瘩需带到老王家来。
如果将来花自芳结婚,他媳妇儿是老花家的儿媳妇,想学这门祖传的连门儿都没有,只传女不传男,这也是一种特色。
经过王凯的解释,贾琏这才明白怎么回事,还真是一盘炒疙瘩,只不过是味道绝了而已。这一下子贾琏吃的可就更有味儿了,两个人一边吃一边喝,一边聊天。
吃饱喝足之后残疾撤下花想容,又给两个人泡了杯绿茶,两个人坐在葡萄架下面,一边喝一边说,贾琏这才小声的对边上抽着烟袋锅的王凯问道。
“凯哥,晚上怎么安排啊”
王凯一边抽着烟袋锅,一边皱着眉头的说道。“还有什么安排在家呆着呗。”
一看到王凯这个态度,贾琏就看不上,挤眉弄眼的说道。“我说你这么大的男人怎么还恋家呢外面的花花世界你不去玩不去爽待在家里面有什么意思。”
“正好今天晚上我有几个朋友有约你跟我去赌几把,我们玩的不大,输赢百八十两银子,对你来说不是问题吧。”
王凯一听到赌钱眼睛就亮了,上辈子王凯吃喝嫖赌什么不敢干,赌就是他研究的一项绝技,靠赌他没少赢钱,但是和那些所谓的出千高手赌神比较而言那差的就多的多了。
可是这个红楼外面当中赌钱的方式太原始,这对于赌钱高手王凯来说太小儿科了,和贾琏他们这些贵公子富二代赌钱,就等于在自己钱袋子里面拿钱是一样的。
在红楼外面当中,对男人的约束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男的可以吃喝嫖赌都合法,但是对女人的约束堪称变态。
再说了赌钱这可是不犯法的,满大街都是赌坊,就连三岁小孩子到过年的时候都玩几把,更何况是成年人了,更何况是有钱人了。
而这个时代娱乐生活极其匮乏,赌钱就是非常重要的娱乐活动之一,是个男人都会赌。可是王凯对于赌钱的感受都是上辈子的事情,这辈子压根就没有玩过,心里面多少有点虚。
就在这个时候花想容,拿着开水壶给茶壶蓄水,王凯赶紧站起来,接过水壶一边往茶壶里面倒一边说道。
“想容,琏二哥约我晚上到赌坊去玩一玩,你去给我准备点钱”
王凯这么问,话里话外的意思就非常明显了,让不让自己晚上出去赌钱去玩儿的决定权在花想容手里。
他要让自己赌钱呢,就会往自己钱袋子里面多点银子,他要是不让自己赌钱,那就少给自己带点钱。
和王凯结婚这么长时间的花想容,能听不出来王凯的意思吗一看到王凯就连和贾琏出去赌钱都征询自己这个当妻子的意见,既感动又感慨,笑呵呵的点了点头,拿着水壶就走了。
回到卧室把王凯的钱袋子找出来,居然往里面塞了一块20两的黄金和100多两银子,整个一大包拿出来交给王凯。
这一大包银子往手上一掂,王凯就知道有多少钱,看着边上笑眯眯的贾琏,王凯把手里面的钱袋子往竹茶几上一丢说到。
“说个时间地点,”
贾琏可是个聪明人,一看到王凯和自己媳妇的互动就感觉到好笑,略微扫一眼这钱袋子的体积,贾琏就能知道少不了百两银子。
一看到花想容这么贤惠,一想到自己家里那只母老虎,贾琏就感觉到很悲哀,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准备,吃完晚饭之后我会坐着马车来接你。”
说到这儿非常落寞的站起来,向王凯招了招手,自顾自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