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 第七章节 顶门立户

【红楼之快活人生小说 第七章节 顶门立户】
第2天一大早,王凯先睁开了眼睛,看到怀里面的珍珠表面像是睡觉,但是闭着的眼睛咕噜噜乱转,就知道这丫头醒了。
可能是害羞,所以不敢睁开眼睛,心疼自己所以才不敢起来,就微微一笑,照着这丫头的嘴就亲了下去。一个法式湿吻让些人再也装不下去了,激烈的回应着自家男人的宠爱。
要不是王凯意志力坚定早就擦枪走火起不了床了,费了好大的劲这才从珍珠的身上下来,让这丫头整理床铺,自己到外面打了一趟上辈子记忆当中的太极拳,锻炼一下身体。
然后有厨房的小厮送来了早饭,吃完饭之后,王凯和珍珠分兵两路,王凯跟着贾赦老爷坐着马车来到大兴县衙,把自己的奴隶改成良人。
从此之后自己可就是自由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再也不是奴隶了,要想考科举当官,那是没有任何障碍了。
另外王凯又把珍珠的卖身契给撤销,在大兴县衙和珍珠登记,给珍珠的位置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正牌夫人名号身子。
袭人虽然是奴婢出身,但是他这个人特别的温柔大方懂事懂得包容,娶她做老婆,王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做完了这两件事之后,贾赦大老爷又跟大兴县衙的县令打了招呼,拍着王凯的肩膀向他介绍,这是荣国府的干儿子,自己的干侄子,老太太的干孙子。
贾赦为什么这么做呢?这是给王凯撑腰,离开荣国府之后王凯,就要独立顶门立户生活了。
荣国府既然认了王凯,做干亲就应该保护他,有荣国府给王强做后盾,在整个京城地面上没有人敢惹王凯。
都说大老爷贾赦是色中恶鬼,被弟弟欺负的只能住在马棚的边上,一品将军居然开个黑大门让人家瞧不起。
可是贾赦毕竟是荣国府的当家人,从小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做事儿滴水不漏,让王凯特别的感激。
刚回到荣国府,就发现后院一阵闹腾,来来往往的小厮,家丁,仆人几个人合抬着,大大小小的香樟木具拿着蜀锦丝绸就像是蚂蚁搬家似的,通过后院后门运送到后街井台儿胡同那座两进的宅院当中。
这座两进的宅院虽然占地面积不大,正房厢房倒座房加在一起一共是18间,大门可以走人后门可以走马车,地理位置可是正在荣国府后街的正中央,周围可都是贾氏宗族的成员,非常的安全宁静。
这是假正经手里面为数不多的好房产之一,房子不大但是全新的没有任何人住过,添置一套香樟木家具这个小家就彻底的处立起来了。
看到王凯这个主人回来,珍珠红光满面的,把王凯拉到了正房的动物指着放在床上的那个大箱子说的。
“当家的,这箱子里面放的是100两黄金,还有将近500两白银,都是荣国府给的安家费。”
“另外的那些丝绸啊,蜀锦呀,文房四宝啊,都放在了西屋书房和后罩房的仓库里面。”
说到这儿,珍珠这丫头拉着笑眯眯的王凯在他耳边说道。“在搬家的时候,荣国府的那些仆人还有周围贾氏宗族的这些老少爷们都来帮忙了,都偷着送礼了。”
“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呀,炭火呀,蔬菜呀,肉啊,都把咱们这个小小的两进院子堆满了,”
“另外宁国府也听说了当家的的事情,敬大老爷打发珍大爷,送来了100两的安家费,还有一匹健马一辆崭新的马车。”
王凯一听到珍珠这么说,高高兴兴的点头,自己又发了一大笔财呀。现在好了老婆有了,房子有了,豪华车也有了,也不枉自己算计了贾宝玉将近几个月时间,得到的回报相当不错老子很满意。
悄悄话说完了,无论是珍珠还是王凯都得出去招呼,比如说各种各样的家具应该放在哪儿啊?柴米油盐应该放在后罩房的仓库里厨房里。
拉车的马应该拴在马厩,崭新的马车应该停靠在棚子里面省着日晒雨淋,等等等等事情都得让这没有结婚圆房的小两口招呼着
从上午11点开始忙活,一直忙活到下午3:00,连口饭都没吃,连口水都没喝,这才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安排完毕。
所有的两府仆人贾氏宗族成员送出家门口,大门一关就连当年习武强壮异常的,王凯都感觉到累的虚脱了,更何况珍珠这丫头了。
而再累两个人也得吃饭呀,而珍珠这丫头绝对不允许自家男人出现在厨房这样肮脏的地方,亲自下厨弄了四菜一汤。
小两口吃完之后又烧好了洗澡水,各自洗完澡这才躺在床上,看着床上的帘子,一个劲的发呆。还是王凯最先反应过来,拉着珍珠的手,一边摇一边笑着说道。
“媳妇儿,我今天到大兴县衙去改户籍,已经把咱们两个的事儿办理完了,从此之后咱们两个可就是官方的夫妻了,你是我正牌的太太。”
珍珠一听到这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王凯的怀里又是哭又是叫的,心里面美的不得了啊。
多年的心愿达成了,自己恢复自由之身了,嫁给了王凯做正头夫人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啊,这是老花家祖坟冒青烟了。
王凯一边安慰着珍珠,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丫头,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王凯的正牌夫人,咱们不叫珍珠这个丫头的名字我给你改一个,叫花想容你看可好?”
“嗯嗯嗯。”
这时候已经改名成花想容的珍珠,哪还有不答应之理呀,赶紧点头答应,情绪稍微平复一下,重新躺在床上的王凯拉着花想容说道。
“媳妇儿,咱们两个也算是长辈指婚了,但是我也不能委屈了你,明天我亲自套车,咱们两个找到你的哥哥母亲。”
“我要向你的母亲提亲,给你准备彩礼,双方商量了一个日期之后我把你取进门,咱们两个正式完婚办酒席。”
花想容羞红满面,躲在王凯的怀里,一个劲的点头,两个人就这么说着悄悄话,享受着夜晚的清凉慢慢慢慢的睡着了,第2天早上起来花想容做饭,王凯炼身体然后喂马铲马粪。
吃完早饭的时候王凯,打开床底下的金银财宝的箱子从里面拿出200两银子装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套好马车,锁好门带着花想容赶着马车到城北平民居住的地方,找到了花想容的家。
敲响门的时候是花想容的哥哥花自芳开门的,看到妹妹穿着丝绸的衣服领着一个男人高高兴兴的站在自家门口。
作为哥哥的花自芳傻眼了,而且花想容一看到自家哥哥这个样子就又羞又恼,大声说道。
“哥,你发什么愣呢?这是我的夫君,我已经从荣国府出来了,嫁给夫君当正头夫人,快请你妹夫进屋。”